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网 > 游戏

绝品邪少 超级狂少_99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6:20

绝品邪少 超级狂少

“你是黑社会?”等到房间里只剩下叶潇和温小琴的时候,温小琴这才回过神来。

“黑社会?温小姐,你觉得我这样的人会是黑社会的?”叶潇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同样一脸不可思议的説着,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话一样。

“那你打架怎么这么厉害?”温小琴本能的问道,如此血腥暴力的一幕,她以前也只是在电影里看过而已。

“我学过武术啊!”

“可是你为什么连光头强都知道?”温小琴依旧一脸的狐疑。

“哎,温小姐,实不相瞒,我学习武术也是被光头强所逼,当年我才十二岁,老爹做生意失败,借了光头强一笔钱,结果到期的时候没有还上光头强説的数目,他就带人来我家,抢走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还把我老爹和老妈打了一顿,姐,你不知道,当年我爹妈被打的有多惨,那一刻我的心有多痛,也是从那时候起,我就立志要变强,后来偷偷跑去学了几年工夫,这才有现在的身手!”説到这里的时候,叶潇一脸的哀愁,在温小琴的眼里,一个稚嫩的小男孩为了保护家人,毅然走上暴力一途的形象栩栩如生起来。

而叶潇的一句姐,更是将她仿佛拉入了那个画面,身同感受。

“哎,这些人也实在太可恶了,不过你刚才打了他的手下,他会不会报复你?”温小琴忽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这个不知道了,不过也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些年我也学了一些本事,不怕他们!”叶潇一拍胸口,一脸的豪气。

“可是……”温小琴还想要説你就算再能打,对方可是黑社会,説不定还有枪,真来报复你怎么办?然而话还没有説完就被叶潇给打断。

“这房子不错,我决定租下了,房间吧,就那间吧,合同你准备好了吗?”叶潇指了指主卧説道。

至于为什么是主卧,倒不是叶潇一心想要占便宜,而是整个套房只有两个洗手间,一个在主卧,一个在外面共用,若是温小琴每天都在主卧的洗手间洗澡什么的,叶潇哪里还有机会偷看?

一看到叶潇选了主卧,温小琴心里微微有些失落,却也没有过多的表示,不管怎样,都是自己不对在先,而且之前也説了,最重要的,他刚才还帮了自己一把,选个主卧又怎么了?反正自己一个人睡那么大的房间也有些孤寂,就给他算了。

自己再选其他的就好!

“恩!都准备好了!”温小琴diǎn了diǎn头,走进房间,找出了租赁合同,递给了叶潇“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

“不用看啦,我相信你!”叶潇接过合同,看了一下金额,然后哗啦啦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并且直接用支付宝将租金转给了温小琴。

“你打算什么时候搬过来?”办妥了一切手续之后,温小琴抬头看向了叶潇。

“就今晚吧!”叶潇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沙上,眼睛瞄向了温小琴的胸部,此时温小琴甚至还半趴在茶几上,胸前的一对巨大几乎是搁在茶几上,这等壮观的一幕直让叶潇口干舌燥,真是人间胸器呢!

“啊!”温小琴一惊,没有想到叶潇这么快就要搬进来,她还有很多东西放在主卧呢?

“怎么了?”

“没,没什么,只是能不能先让我把一些东西搬出来?”

“噢,这个没问题,我帮你搬吧?”叶潇热情的一塌糊涂,都是在一个家里,需要搬出来的是什么,无非是一些衣物,其中就包括他最想看的各种性感内衣。

一想到能够亲手摸到温小琴的那些各种款式的内衣内裤,他的心里就是一阵躁动。

“这,还是不用了吧!”温小琴有些不好意思,哪儿有房客帮房东搬东西的?

“没关系,走吧,先把你的东西搬出来,我晚一diǎn也去把东西拿过来!”热情的叶潇已经站了起来。

温小琴也不好再拒绝,只好和叶潇一起来到了主卧,等到将衣柜打开的时候,她顿时就后悔了,自己的内衣内裤全部放在衣柜里,这可是她最私密的一部分东西,如今却全被叶潇给看到了。

“就这些吧,我帮你拿过去吧,我看对面这房间不错,不如你就暂时住那里吧!”叶潇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特别是看到一条半透明的蕾丝状内裤的时候,他几乎激动的浑身都在抖擞,若是温小琴穿上这样的一条内裤,会性感到什么地步?若不是当着温小琴的面,他真有一种将这条内裤塞进裤兜的冲动。

不过他的脸上却做出一副古井不波的样子

绝品邪少  超级狂少_99

,仿佛所拿的只是最普通的东西一样。

“好……好……”看到叶潇抓起自己内衣内裤,温小琴脸色红润,羞涩的都快要滴出水来,有心想要説自己来吧,可是看到叶潇那热情的样子,却怎么都説不出口。

温小琴的衣服还不是一般的多,刚开始的时候,叶潇还是一阵兴奋,到了后来,就有一种做苦力的感觉,特别是那些化妆品等等,等将她的衣服全部搬出去,再放好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看了一眼自己睡过几天的床单,温小琴有些歉意得説道:“这床单我给你换新的吧!”

“不用了,我先躺会儿,累死我了!”叶潇説着,整个人朝床上一倒,躺在了床上。

完全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

看到叶潇的样子,温小琴心中的歉意更深了,这都是为了帮自己啊,她哪里知道,叶潇选这卧室最大的原因就是这床上有她的味道。

“那你先休息下,我去换套衣服,一会儿请你出去吃饭!”

“恩,你先去吧!”叶潇摆了摆手。

温小琴看了叶潇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等到她刚刚离开房间,叶潇顿时兴奋起来,直接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这条纯棉的床单被褥,脑海中更是幻想着温小琴曾睡在这张床上,仿佛他摸得不是床单,而是温小琴那巨大的胸脯。

就在叶潇自我陶醉,陷入无尽幻想之中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水流的声音,叶潇顿时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一下就听出了,这是洗澡的声音。

难道説温小琴在洗澡了?

洗澡一定没有穿衣服。

一想到温小琴那呼之欲出的胸部,他就有diǎn心痒痒。此时,热水一定冲击着温小琴白皙柔嫩的肌肤吧?水滑过那高挺的胸部,一定汇聚在中间的小沟壑吧?

穿着衣服的温小琴都那么好看,脱去衣服的温小琴,一定更诱人吧?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怎样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怎样啊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看病怎样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怎样坐车最快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技术怎麼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