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网 > 美食

石生记之白姑娘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1:59

摘要:石生是个孤独的存在,但他尚爱着这个尚活着的世界,那天夜里他看见白夜村的凄婉的白姑娘。

石生目睹了老王家小孙子的非凡举动,饶有趣味,认为这个瓜娃子日后可成大器,旋即决定在白夜村多逗留些时日。

入夜十分,他还在白夜村的半空盘旋,犹豫不决在谁家借宿,最后选择在村东头白姑娘家的香火上暂作休息。

白姑娘家厅堂正中摆着个大木浴桶,她烧了开水,倒入桶中与井水混合,她用手测了测是温的,衣物连根退去,昏黄的灯光打上她的胴体有种挠心的美丽,她赤身裸体地去打开大门,连同院子的门,门外站了十来个村里的男人,猥琐地跟着姑娘进来,裤子里好像都藏有带皮的木棍,就着黑石生看见远方的道路上很多外村的人提着手电往这边赶。

白姑娘顶着众男人痴恋的目光挪晃着性感的臀身缓缓踏进屋来,无所谓世俗纷争,无所谓暗河苟且,石生看不明白眼前这姑娘,如同洞悉不了自我的命运。

尾随而来是村里的男人,面目狰狞,暗怀鬼胎,他们若这世上的恶,那善又何处寻觅。

白发无言泪且宽,相见空无了无残。石生终究石头所生,他探不清来由,更无法解构这世界。

白姑娘进厅踩在枯败的竹椅上,那是她沐浴的阶梯,更是她洗净铅华的序幕,她回头鸟瞰此刻已失魂的男人们,眼角露出些许得意,她的任一抬手,任一挪足,都可拨弄着这群失心的野兽。

可是,不论姑娘如何施展高超的魅术,他们都不敢踏进这厅堂——哪怕一小步。

他看明白了,这群男人虽丧失了起码的人性,变成了纯粹的 的个体,但终究无法越过如冰川般的灵魂深处的理性。

他们怀着憧憬、理想或者希望,但他们深知他们永远无法得到面前这个女人。

因为古老的预言如是传说——踏进厅堂,便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所有剧目的高潮而后便是落幕的退场,石生看着两拨男人的渐次退去,白姑娘家归于平静。

村里村外的妇女们整夜的无渐次地嚎叫打乱了白姑娘的睡眠,她起身坐在古老的梳妆台前,模糊的铜镜里她在梳着整头的白发,落着泪。

石生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早日的阳光穿过薄如砂纸的云层打在朱红的香火板上,他定睛静静地看着白姑娘打来一桶桶的井水,木浴桶里的水却不长一分也不浅显一分。

白姑娘说:“让你看笑话了吧?无所谓,小女子早已习惯了!”

石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哪里称得上是小女子哦,分明是已百岁高龄的老女人。

可昨夜她分明就是那个丰乳肥臀、妖娆夺世的白姑娘啊!

纷乱的思绪无法如竹林般根根分明,石生飞走了。

共 92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想象力丰富,表现手法灵活,语言诗意而灵动。作品是跌宕起伏的,矛盾冲突与悬念制造手法老道,紧张气氛的营造也不错,人物个性化的刻画描写到位,最后包袱抖有出乎意料,石生看到最后却是百岁高龄的老女人。是篇神话作品。推荐阅读。【编辑:闲妹】

1 楼 文友: 2018-04-04 14:16:05 欢迎赐稿,祝笔丰!

阜阳治疗宫颈炎费用
梅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新余治疗龟头炎医院
阜阳治疗宫颈炎医院
梅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