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南州信息网 > 育儿

乾隆御題紫檀三鑲古玉如意將亮相保利秋拍

发布时间:2019-11-08 22:31:17

乾隆御题紫檀三镶古玉如意将亮相保利秋拍

《弘历赏画图》,郎世宁,丁观鹏绘,故宫博物院藏

本次秋拍再次特别策划推出的“‘有感于斯文’——宫廷逸趣与诗、书、画、印”专场,以宫廷雅趣为基准,集各类以帝王诗文、词话为主题工艺之精品,将帝王之好呈现于世,这些作品不仅代表了帝王的审美取向,且因宫廷之用,工艺制作无不精益求精典型之作如“清乾隆 紫檀三镶古玉御题诗如意”,其以上等紫檀木料为材雕制,头首、中部及尾端三处各镶嵌汉玉为饰,背部正中嵌金银御题诗器身一木连作,与首部玉瓦托衔接,其严丝合缝,浑然一体,背面错嵌银片裁截的隶书御制诗文,文后又落 “比德”、“朗润”金线图章二枚,工艺之精令观者无不叹服

《弘历古装行乐图》页

《乾隆帝观孔雀开屏图》横轴

清乾隆 紫檀三镶古玉御题诗如意 长39.5cm 「比德」「朗润」款 估价:万元

隐士休歌紫芝曲

“如意”是中国文化中的特殊物件,以名称讨喜而受人欢迎论及它的根柢,并不那么高贵其形起源于古代印度的 “阿娜律”,柄端作手指之形,以示手所不能至,类似我国古代的“搔杖”(如今叫痒痒挠),搔之可如人意也有的柄端作心形,用竹、骨、铜、玉制作,讲僧持之记文于上,以备遗忘,古画中就有手持阿娜律的菩萨像

这物件大约在六朝时期随着佛教一起传入中国,主要的功用还是搔痒,大约是和赶苍蝇的麈尾(拂尘)、便面(半剌扇子)一起照拂不太干净的身体,以其方便可心而得名“如意”,因为当时的士族成员常服“五石散”,身体发热,经常半裸上身当时的名士经常顺手挥起如意干些勇武之事,如“石崇王恺斗富”,王恺搬出晋武帝御赐的高尺余大珊瑚树,石崇以铁如意击碎,出示自家所藏,多有二三尺者(事见《晋书》卷三十三《石崇传》)又如“唾壶歌缺”,讲东晋的军事实力人物王敦酒后喜咏曹操《观沧海》:“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并以如意打唾壶为节,壶口尽缺(事见《世说新语·豪爽》和《晋书·王敦传》)

更多的时候,他们手执如意,扪虱谈玄,后来与拂尘一起成了道士的常设之物唐代以道教为国教,唐玄宗就常随身携带铁如意道教神仙人物张果老去拜见他的时候,玄宗命左右以铁如意击落张的牙齿,张不慌不忙,以药敷之,齿复生(事见《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一和《新唐书》卷二百四)传说唐玄宗还曾运用道士叶法善的法术,上元夜自京师上阳宫穿越到西凉州观灯,以铁如意质酒而还,遣使者取之不诬(《类说》卷十六)

社会顶层使用如意的又一个高峰是在清代现在仅北京故宫收藏的清宫如意就有三千多柄,绝大部分为清代所制,已经成了纯粹的陈设器,取其“如意”的口彩,从宋代以来不断发展的吉祥寓意心理达到了顶峰

这些如意材质和制作上花样百出,以精致、风雅、享受为主,其中求仙谈玄的心理诉求很少,较诸六朝到唐代,又别有一番气象其中乾隆时期制作和使用如意最多,工艺也最为丰富和精湛,不少还带有御题诗,个别的已经上升到文玩甚至礼器的层次

铁如意兮玉辟邪

木柄镶玉,尤其是头、腹、尾三镶如意,在清宫收藏的如意中数量很多,风格大多呈现为华丽精巧,这件“紫檀三镶汉玉嵌金银御题诗如意”虽为其中代表,但风格却洗炼而严肃,独具一格

该件器身使用缜密坚实的上等紫檀木料,一木连作,三处镶玉严丝合缝,浑然一体首部玉瓦托的中心预留圆形短柱,柱顶平面阴刻双钩填金代表乾隆的乾卦符号,再将汉代谷纹玉璧嵌入瓦托槽中腹部装嵌汉代兽面钩云纹白玉剑璏,尾部套嵌汉代素面白玉剑格木柄正面余地满饰浅浮雕变形云龙纹,此纹饰延续及扩展自玉剑璏上的兽面钩云纹,与其相呼应及映衬木柄背面光素无纹,中脊弧度略高,并错嵌银片裁截的隶书御题诗文四十字、金线图章“比德”“朗润”二枚其诗云:“心澄何所事,腕动尽相随雅合谈元(通“玄”字)执,那堪临阵麾檀称香是体,玉以德为仪有愿皆能遂,余心惧在兹”(又收录于《清高宗御制诗全集·二集·卷五十六·咏如意》)

“雅合谈玄执”和“有愿皆能遂”是应合如意在六朝的功能和其字面意义,而“那(那)堪临阵麾”一句说明这件如意的紫檀材质实是模仿铁质的

如意可以多种材料制作,高端有金银玉牙,低端有竹木藤石,炼铁为之,颇为廉价,但独具粗朴坚重的特性,“古人用以指挥向往,或防不测,故炼铁为之,非直美观而已”(《长物志》卷七《如意》),几已成防身武器,持之者亦显示出傲岸与强横的气质

历史上与“铁如意”有关的典故不少,除前述“石崇王恺斗富”以外,“王敦唾壶歌缺”所用如意在[唐]许嵩《建康实录》卷六亦坐实为铁如意这两条是表现六朝名士风范的唐玄宗的两条佚事则都关乎神仙道教传说,与六朝名士风范相迭加,使铁如意成为高士之象征这一观念在元代已经形成,明清日益流行如明初宋濂对唐高士洪崖先生的记载,即以铁如意为道具,又如明末文震亨《长物志》描述的理想化室内陈设亦少不了铁如意,品味倒在金玉之上,清代志书中则记有仙山高士执铁如意的故事

古代的军事家以名士风流自任者,也常以铁如意临阵指挥,令人于千载后读之,仍生无限向往:“(王)昭远好读兵书,以方略自许,……昭远手执铁如意,指挥军事,自比诸葛亮,……”(《新五代史》卷六十四《后蜀世家》)又一例传说中,文昌帝君曾自称儒士谢艾,与十六国时期的姚秦开国君主姚苌为友,“后苌以龙骧将军使蜀,至凤山访予,予礼待之,假以铁如意,曰‘麾此可致兵’苌不信,予为一麾,旗帜蔽天,戈盾戎马,万余列之平坡,今试兵埧是也”([明]曹学佺《蜀中广记》卷七十九《文昌神事迹·文昌化书》)

乾隆帝的木制仿铁如意对上述三层象征意义进行了综合与改造镶嵌汉玉已经不是简单的装饰手段,而参与了主题的表达道教与高士方面的含意被置换成儒家的修身、比德与治平“比德”、“朗润”两方印章,前者出于“以玉比德”说,后者出于唐太宗御制《大唐三藏圣教序》中对玄奘的赞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本指人品清高,性情和悦,恰好符合了儒家对君子的理想,又符合玉的质感这两方闲章常常用于乾隆帝的玉器题咏

之后,尤为恰当

军事方面的含意则被大大加强,腹部与尾部所镶之玉直接来自武器本器主旨实在于此,这一点容下节分析

乾隆帝自然不会安于使用普通的铁如意,比如故宫藏有铁质如意,就以镶嵌绿松石造成华丽效果本件构思更为巧妙,是以坚重的紫檀仿铁质,触手温润,手感大大优于铁器这是运用了“通感”的艺术手法“通感”是指打破人体感官的界限,使一种艺术手法产生其他艺术欣赏效果在工艺美术中,材质的通感与跨材质的手法借用是极其重要的艺术手法,如远古陶器对编织器纹饰的借鉴、上古青铜器对陶器造型和表面纹饰的借鉴、唐宋时期瓷器对玉器和金银器的摹仿,在国外则有伊斯兰玉器乃至建筑对珠宝镶嵌的模仿在乾隆时代,通感手法的运用更是达到了空前的高峰,在皇帝的授意与审核下,工匠们在各种材质、手法之间凿空穿越,出神入化,艺术门类之间的界限,甚至干与湿、硬与软、有机物与无机物之间的界限统统不复存在本件紫檀三镶汉玉如意除以木拟铁,还将木与石两种材料结合使用,色彩黑白对比,纹饰则浑然一体,也显示出对通感美学的追求

后汉今周喜再昌

这柄如意上镶的三块玉皆是汉代古玉,分别为谷纹玉璧、兽面勾云纹白玉剑璏、素面白玉剑格,颇有杂凑之嫌而且细看玉色并不一致,玉璧为青玉,腹、尾则是白玉然而本器御题诗文采用错嵌银片工艺,印章错嵌金片,档次高于阴刻填金和错嵌金银丝,可见乾隆帝对其高度重视一向对玉器讲究到了苛刻的乾隆帝,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件“杂凑”之作情有独钟?

通过查阅《清高宗御制诗全集》,我们知道这首御题诗创作的时间,也是这柄如意制作的时间是在乾隆二十年,一切就似乎有了答案这年二月,清廷发兵五万直捣伊犁,生擒准部新汗达瓦齐,不久又平定阿睦尔撒纳的叛乱从康熙帝以来对西域天山以北准部的长期战争,已经露出了胜利的曙光这柄如意,纪录了这一历史关键时刻乾隆帝的政治胸怀与军事胆略

乾隆初年颇喜改造古玉,甚至将明代玉器改款加款作“乾隆年制”,除了表达好古敏求之志外,也是由于清初玉材资源不足的无奈之举但是此件使用汉玉却别有深意因为汉代是第一个凿空西域、打通丝绸之路的中原王朝,乾隆帝虽为少数民族,却以中原正统、汉武帝的同道者自居,现在自己也将完成威服西域的伟业,怎不令人欣悦?

玉璧为青色,取《周礼》“以苍璧礼天”之意,加强玉璧的威仪器尾作钝三角形,拟另一种礼器“圭”之形谷纹玉璧是天下、社稷的象征,而剑璏和剑格则是武力的象征武力是开辟和保有天下的手段,这一帝王之术,通过这柄如意上的三块玉,深刻地表达了出来乾隆帝一生“十全武功”,正是践行这样的理念

再延至乾隆二十二年,清军彻底征服准部,并释放了被准部拘系在伊犁的南疆回部(维吾尔族)领袖大小和卓木兄弟,令其自领其部但是回部后来又叛乱,经再次派军西征,至乾隆二十四年才被平定清廷将天山北、南二疆统称为新疆,派驻大臣这是继汉武帝和唐太宗之后,又一次把西域置于中央政府控制之下

新疆纳入版图之后,不但实现了统治疆域的巨大拓展,还意味着从明初以来中原延续三百多年的玉材荒终告结束

中国古代治玉的主要原料为阳起石,属透闪石族矿物,产自昆仑山脉,新疆和阗、叶尔羌地区所产者被认为品质最佳,清代所用玉料主要就来自这两个地区虽然乾隆帝一生并未去过新疆,但也向往像周天子一样采来昆仑之玉清廷在新疆建立了玉石专采制度,严禁当地商民私自采集和贩卖玉石,每年秋季,叶尔羌办事大臣都要向朝廷呈报开采情况并进贡玉石玉石产区的官员对朝廷的玉石呈贡分春秋两次,平均每年四千余斤(据道光元年堂抄记载:“新疆平定后,和阗、叶尔羌一处,每年进到玉子四千余斛”)从乾隆二十五年到嘉庆十七年这52年间,仅入贡的玉石原料就多达二十余万斤这还不算购买的成器进贡,以及清廷根据需要,派专员去新疆采办的玉料

解决了长期阻碍玉器发展的原料问题,清皇室尤其是乾隆帝被压抑多年的玉石狂热得以尽情渲泻,宫廷玉器的产量和规模都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如乾隆时期制造了大量大件玉陈设,其中不仅有高达数尺的大插屏和仿古玉瓶,还有重达数千斤的玉山和玉瓮乾隆四十一年之后,相继雕造了《大禹治水图》玉山(重逾万斤)、南山积翠玉山(玉料重约三千斤)、秋山行旅玉山、会昌九老玉山及云龙玉瓮(玉料重约五千斤)等(参阅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玉器》下导言《清代宫廷玉器的收藏与使用》张广文撰,第页,香港商务印书馆,2006年)

由于皇帝的爱好,中亚、南亚、西亚各伊斯兰教信仰区所雕琢的玉器也汇集到新疆,再由回部领袖或清廷派驻大臣重金收购后呈贡到北京,清宫遂出现了大量充满异国情调的“痕都斯坦玉器”(参阅邓淑蘋主编《国色天香:伊斯兰玉器》,邓淑蘋撰文,第页,台北故宫博物院,2007年)

乾隆二十四年在乾隆帝玩玉的个人史和中国玉器史上都可以说是划时代的一年平定回部,不仅将和阗玉的产地纳入统治范围,也打通了伊斯兰玉器“入贡”的通道从此,乾隆宫廷的玉器生产从小件变为大件,小批量变为大批量,从较为拘谨的仿古修旧变为大胆创新,借鉴的眼光从纵向的历史转向横向的西方(中亚、西亚和南亚的伊斯兰世界),生产能力、创作水平、加工精度都有了飞跃式的增长这件镶汉玉仿古如意处在清代前半期玉器生产的结束阶段,可以说是乾隆早期仿古趣味的一件总结之作其上镶嵌的御制诗,记录了玉器史转折点前夜乾隆帝看似波澜不惊、实则充满狂喜与自豪的内心世界放在整个中国玉器史上,它的意义都不可谓不突出

成王功大心转小

晚年乾隆帝写下了这样一首咏如意诗:“和阗供岁贡,制器玉工闲虽曰来之易,能忘获以艰新年符吉兆,代语得心闲永愿洗兵马,休言致白环”表达了对和平的渴望《洗兵马》是杜甫的名作,其中有“青袍白马更何有,后汉今周喜再昌”、“寸地尺天皆入贡,奇祥异瑞争来送不知何国致白环,复道诸山得银瓮隐士休歌紫芝曲,词人解撰河清颂”之句,用以描写清朝平定新疆后朝贡不绝的盛况,庶几近焉

雄才大略的乾隆帝奠定了今日中国的政治疆域和艺术收藏格局,他的武功确实给艺术生产与收藏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在乾隆时期,雄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奥斯曼帝国(鄂图曼帝国)处于统治相对平稳的时期,大清帝国顺利地通过丝绸之路向西,对欧洲的进行奢侈品贸易鄂图曼帝国生产的伊斯兰玉器也进入了清宫

拥有了东西交流的便利条件,乾隆帝首先在意的是外来奇技淫巧带来的新奇享受,从痕都斯坦玉器到西方仪器,莫不如此,他甚至还把祖父康熙帝创办的接纳西学的科研机构如意馆改成了制玉的工坊如造办处档案记载乾隆五年三月:“记事录,十一日,司库图拉郎正培奉旨,挑老诚些好手玉匠一名,进如意馆做活计钦此于本日图拉郎正培……内大臣海望随挑得玉匠姚汉文进内承差记此”(见第一历史档案馆存清宫造办处《各作成活计清档》,转引自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玉器》下导言《清代宫廷玉器的收藏与使用》张广文撰,第19页,香港商务印书馆,2006年)

采玉、制玉、购买痕都斯坦玉,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仅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广义的痕都斯坦玉器就达270多件,大都是乾隆、嘉庆年间自回部贡入的,其实清宫为之付出的成本和“赏赐”颇为丰厚,以至在回部出现了不少伪造痕玉的作坊,琢玉者有的是苏州工匠

乾隆中后期朝野上下奢靡成风,用玉渐呈泛滥之势,士绅对小玉件和古玉极为崇尚,所费颇巨而承受多年战争负担的人民却没有得到很好的休养生息,官吏贪污成风,大清朝的统治开始出现一些摇晃之象平定新疆因而也成为乾隆统治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历史学家孟森评价说:“高宗(乾隆)于新疆定后,志得意满,晚更髦荒……自此以前,可言武功;自此以后,或起内乱,或有外衅,幸而戡定,皆救败而非取胜矣”

屏退了这些历史的喧嚣,让我们再来观赏这柄制于遥远的乾隆二十年的紫檀三镶古玉如意,此器的洗炼与严肃,正好表现了青年到中年时期的乾隆帝朝乾夕惕、锐意进取的精神风貌它的风格于朴素中暗含华美,端严中寓意勇武,置于乾隆中后期生产的装饰繁缛的一众如意之侧对比,此器近于礼器,而繁缛华丽之器则近于玩物艺术格调之高下,实关乎国运,已非掌上雅玩可以形容了

脉络舒通丸功效
生物谷药业
止咳先祛痰用哪种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